主办:中共宜宾市委政法委员会 宜宾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承办:四川法制报社
您当前的位置:77365.com  >  宜宾法学
人身保险合同纠纷就保险事故报案时举证责任的分配
www.xxywls.com 】 【 2018-05-07 12:42:14 】 【来源: 77365.com

  一、基本案情
  
  2015年12月21日,邱某向原告宜宾某商业银行借款50000元,双方签订了借款合同,原告将50000元贷款支付给邱某。当日,邱某向被告某人寿保险公司购买了安贷宝意外伤害保险,约定对应的贷款合同、借款期间、保险期间、保险金额50000元,保险金第一受益人为原告,第二受益人为法定。双方签订的《个人人身保险保险单》特别约定本保险单未尽事宜,以被告《安贷宝意外伤害保险(B款)》为准。同时,被告对投保人进行了健康及职业告知。投保人邱某、贷款发放机构即原告、保险公司即被告在该《个人人身保险保险单》上签字盖章。《安贷宝意外伤害保险(B款)条款》对保险责任、责任免除等进行了详细约定,并对意外伤害进行了释义,其内容为“意外伤害指遭受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的、非疾病的客观事件直接致使身体受到的伤害。本合同所述的因意外伤害导致的身故,不包括猝死。猝死是指貌似健康的人因潜在疾病、机能障碍或其他原因在出现症状后24小时内发生的非暴力性突然死亡。猝死的认定,如有司法机关的法律文件、医疗机构的诊断书等,则以上述法律文件、诊断书等为准”。 2017年5月1日,投保人邱某在钓鱼时出现不适,同行人随即联系某医院急救,该医院急救结果显示为现场死亡。当日,邱某家属向被告报了案,被告公司工作人员到邱某死亡现场及邱某家中查勘并了解了相关情况。2017年6月1日,县公安局某派出所注销了邱某户籍,在死亡原因栏注明:非正常死亡。
  
  被告某人寿保险公司辩称,2017年5月1日,邱某家属报案称,2017年5月1日10时许,邱某会同亲友一行钓鱼,11时许邱某摔倒在鱼塘边死亡。接到报案后,被告公司工作人员迅速了解情况并获悉:根据走访医院了解到,医护人员抵达事发现场后就已经死亡,邱某具体死因不明,院方不予开具意外死亡证明;邱某去世后,被告公司工作人员前往事发地现场查勘及走访了解到邱某事发地为约60度不足1.5米的小斜坡,斜坡下面有一小平台,邱某当时就仰躺在小平台上,无落水及溺水情况,邱某死亡无明显诱因,意外死亡证据不足;被告公司工作人员前往邱某老家,查看邱某遗体也未发现有外伤及流血情况,并且被告公司一直没有收到邱某家属提交的能证明邱某意外死亡属实的相关材料及证明。综上,被告请求法院不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二、主要观点
  
  第一种观点: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其理由是本案作为保险合同纠纷,应该遵循“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由原告举证证明意外死亡的事实。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外来原因造成死亡,应该由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第二种观点: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其理由是本案作为一个民事案件,原则上应遵循“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但本案中,死者家属已经通知了保险公司,作为一个保险事故进行了报案,保险公司应该就自己的免责事由进行举证,在保险公司没有证据证明自己可以免责时,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笔者认为,邱某向原告贷款50000元并向被告购买安贷宝意外伤害保险,将原告指定为第一受益人的事实存在,双方签订的个人人身保险保险单、安贷宝意外伤害保险(B款)条款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合法有效,权利义务明确,合同涉及的各方享有相应权利的同时,也应履行合同约定的相应义务。根据双方现有证据、陈述以及被告辩称时陈述的情形,原告认为“邱某摔倒在鱼塘边死亡”属于意外死亡,被告认为邱某“摔倒在一个约60度不足1.5米的小斜坡处,斜坡下面有一小平台,无落水及溺水情况,故邱某死亡无明显诱因,意外死亡证据不足……被告公司工作人员前往邱某老家,查看邱某遗体也未发现有外伤及流血情况……”,意外死亡证据不足。双方争议的焦点是邱某是否属于意外死亡。投保人邱某死亡当日,死者家属就向被告报了案,被告的工作人员也到现场进行了查勘并了解情况。作为一家从事保险行业的专业机构,被告仅仅对死亡现场及死者尸体拍了几张照片,仅仅对事故表象进行了了解,而未对死亡原因进行更深入的调查或申请专业机构进行调查,理所当然地认为应当由原告或者死者家属提供死者死因而未对家属进行释明或者告知,就此错过查明邱某死因的最佳时机。本案中,在死者家属通知了保险公司,并作为一个保险事故进行了报案时,被告应认真查明投保人死因并就自己的免责事由进行举证。就本案而言,一方面,相对于死者家属或者原告而言,被告作为从事保险行业的专业机构,在条款制定、专业知识、处事经验、理赔程序、死因认定等方面更具优势地位,更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事故发生后,被告公司工作人员只是简单的进行了现场勘验询问,而未进行深入的调查,也未尽到对死者家属的释明或者告知义务,未能查明投保人邱某的死因,被告的责任更大。另一方面,被告所作抗辩及所举证据并不能排除投保人邱某意外死亡的可能性,也未举证证明邱某属于猝死,不能达到免责的效果。基于上述两方面原因,由被告承担无法查明投保人死因及自身免责事由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更合理。因此被告应当按照保险条款约定,承担赔偿责任,向受益人支付保险金。综上所述,投保人履行了投保义务,在保险事故发生后,被告未能就自己的免责事由举证予以充分证明,应当按照保险条款约定承担赔偿责任。
  
  结语
  
  本案的关键在于举证责任的分配。一般情形下,人身保险合同纠纷遵循的都是“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就本案而言,本来也不应例外。但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保险合同涉及的利益方,即死者家属对保险事故进行报案的情形下,综合对整个案情的分析,虽然不是举证责任倒置的法定情形,但可以由更具优势地位的相对方进行免责事由的举证,而非机械的适用“谁主张,谁举证”原则。
  
  (宜宾县人民法院 刘强)

编辑:雷颖
点此返回77365.com首页
相关新闻
· 宜宾县司法局动员部署转作风提效能专项治理工作   2018-05-04 09:13:31
· 宜宾县:结对帮扶谋发展 调研指导促提升   2018-05-04 10:25:53
· 宜宾县司法局召开安全生产工作安排部署会   2018-05-04 09:16:22
· 宜宾县举办2018年司法行政干部读书班   2018-05-04 09:11:35
· 资阳市司法局到宜宾县考察交流社区矫正工作   2018-05-04 09:08:48
图片播报 更多>>
长宁:开展防盗抢演练 提升实战能力
江安:赛出司法风采 铸造司法铁军
临港警方开展校园安全检查及防暴演练
长宁县开展集综治集中宣传活动
南溪公安特巡警大队对辖区开展武装巡逻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投稿须知 | 联系我们:0831-5959083 |
蜀ICP备13011412号-13 77365.com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地址: 四川省宜宾市蜀南大道西段14号 邮编:644000